旧事拾遗(十二)——鸽子


小时候,总是认为养鸽子的人一定有与众不同的故事,长大后,我依然是这么认为的,从来没有变过,只是也同样认识到,其实鸽子和人并没有太过紧密的联系。


看过很多关于鸽子的名家散文,或许是受了什么的影响吧,尤其是看了陈忠实先生的《白鸽》,让我对鸽子有了新的认识,对人也有了更深一层了解。

那时我还小,住在坡上,而养鸽人就住在坡下,他家的院子很大,有两排房子,即使是破旧的,前一排比后一排新一些,住着老十一和媳妇,装修过的,算是婚房,后一排要小一些,也矮一些,住着老两口和老九,论辈分我称老九叔,十一叔,而老两口我称呼爷奶,不过我刚记事不久,也就是大概四五岁左右,这个爷爷就走了,留下了奶奶一个人。

那时毕竟还小,对于人世间的人情世故,并没有什么感触,就连小学时爷爷去世,我都没有流下一滴眼泪,父亲说这是我们家男人普遍的刚性性格,似乎很有道理,直到现在我也几乎没有流过几次眼泪。

鸽子是老九叔养得,我也只记得他叫贺老九,也并不知道他的官名,记忆里他是个很幽默的人,说起话来干净利落,从不拖沓,大家都是邻居,也会经常来我家串门,每次来我家只要我在,他也会逗我玩上一会儿。我是个直性子,也不大爱开玩笑,大概他就是抓住了我这个特点的缘故吧,有好几次把我弄生气,骂上他几句,方才结束,好在从未见他计较过。

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养得鸽子,似乎谁都不记得了,问他他也忘了具体的时间,只知道那是他年轻的时候,机缘巧合之下养了鸽子,越养越多,就在坡下小崖头上掏了一些洞,专门给鸽子做窝,说是在崖头上做窝,其他鸟不容易找到,也不会去打扰他们,看来他是个有心人,也是个爱鸟之人。

其实我也是爱鸽子的,只是很少与它们接触,总感觉它们是有灵性的,否则鸽子也不会代表和平。

村子里养鸽子的人寥寥无几,倘若看到天上正飞着鸽子,我就一定会说:“看,那是老九叔家的鸽子。”夕阳下,绚烂的阳光,投射在鸽子的身上,满是橘红。一会儿向东飞去,飞过一排排房屋,一会儿又折回来,掠过我们的头顶,仿佛自由就是它们的灵魂,久久不能让你平静。但我从来没有跟他讲过我也想养鸽子,也没有向他要过雏鸽。

我家院子很大,院子里往往会堆放一些柴火,很多时候,鸽子就会成群结队落在上面,寻找一些吃食,倘若被我看见,我就会抓上一把谷子撒在院子里,它们就会一呼啦飞过来吃,而我并不敢凑过去同它们接触,往往“敬而远之”,蹲在门台阶上,看着它们吃完,直到飞走。

就这样那么几次下来,鸽子就有了习惯,每天都能看到一群鸽子落在我家院子的柴火上,大概又是过来等我的“赏赐”的吧。

其实,我最好奇的是小崖头上的那几个鸽子洞,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,就能听到老九叔喊它们回家,我就会蹲在崖头上,看它们一个接着一个进入洞里。

有几次被九叔发现,以为我要对鸽子图谋不轨,被他追到我家里问了个究竟,这才作罢。他是个爱鸽如命的人,生怕别人对他的鸽子做些什么不好的事。

每天叫鸽子回家,他都会站在崖头下,挨个数,挨个看,大概是太爱了吧,此时竟觉着他是那么的高尚,一个爱鸟爱到如此的人,一定是个与众不同的人,他已经不同到,到了不惑之年,竟没有成家,更没有子嗣。

但就是这样一个人,没有成家的人,女人缘竟是出奇的好,直到领着别人的女人远走高飞,自打他不在是我家的邻居后,鸽子也仿佛一夜之间消失了似的,只剩下了冰冷的鸽子洞。

我没有像陈忠实先生一样,没有因为鸽子陷入过无端的无聊、无端的孤独的时候,自打鸽子消失以后,也眼前也没有忽然或偶然地掠过过鸽子的身影,只是内心中曾产生过一种莫名而神圣的崇拜,这种崇拜究竟是什么,我不清楚,但我明白了一个道理,一个关于人和鸽子的道理。

标签:养鸽
关注赛鸽资讯网微信
鸽友评论
用户名: 密码:     立即注册


赛鸽资讯网声明:
1.本网站所发布的文章及评论仅代表赛鸽资讯网网友的个人观点,不代表赛鸽资讯网的立场。
2.凡本站注明“原创”字样的所有稿件,未经赛鸽资讯网及作者本人同意,不得剽窃、篡名、转载或以其他方式复制使用。若经本站或作者授权的媒体、网站在使用时必须署上作者的名字,同时注明“来源:赛鸽资讯网”字样,否则,本站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。
3.本网站仅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,对剽窃、抄袭行为的发生不具备充分的监控能力,他人在我站的任何剽窃行为,所引起的法律纠纷,概由其自行承担全部责任,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。
4.严禁对个人、实体、民族、国家等进行谩骂、污蔑、诽谤。
5.网友应自觉遵守《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》、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》等国家各项相关法律法规及相关规则。
6.网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中的信息内容;对于严重违反发布条款的网友,网站管理人员有权屏蔽其账号。
7.网友应对所发布的信息承担全部责任。
8.网友发表文章或评论即表明已阅读并接受以上条款。
伦理片 午夜剧场,中文字幕国产在线播放,新视觉影院6080